言寺

排球少年/青城廚/試圖寫手養成
青三組的他們太可愛了
及岩松花大發好 ´͈ ᵕ `͈

【HQ‖岩及】備份鑰匙

#因為寫著寫著感覺有兩個展開都很棒所以就乾脆寫了兩個ver (◍˃̶ᗜ˂̶◍)✩就是怎麼任性
#兩個ver一開始是一樣的啦食用時注意哦


ver1. 兩個人沒有同居
深夜,大街上只剩下冷冷清清的幾盞路燈還在盡忠職守地照亮著行人前進的路,要隔好幾個路口才能看見一兩個邁著急匆匆的步伐趕回家的人,一派冷清的景象。
一輛公車在車站停下,復又駛走。
剛剛下車的及川瑟縮著拉緊了大衣和脖子上的圍巾,剛剛因為聽著耳機裡面播放著的輕柔的歌而產生的幾分睡意也消散得一乾二淨。
看著昏暗的路面,及川打開了手機的電筒照亮著前路,急匆匆地往回公寓的方向走著。
爬上張著些許青苔的老舊樓梯,及川來到公寓門前,伸手想要在衣袋裡面掏出鑰匙,卻摸了個空。
剛剛從衣袋裡抽出來的手在空中轉了個方向伸向背著的單肩包,但是翻找了好一會,及川幾乎都要把單肩包裡面的東西全部掏出來了,卻都沒能成功找到那把小小的鑰匙。
猶豫了半嚮,及川還是用手機撥通了某個號碼。
明明是在這樣的深夜,電話卻只是響了幾下便被接了起來。
「怎麼了?」那頭傳來的是岩泉的聲音,大概是因為剛剛被吵醒,聲音還帶著幾分沙啞。
「小岩⋯怎麼辦及川先生我好像忘記帶鑰匙出門了⋯⋯」聲音裡面似乎還帶著幾分微不可察的委屈和依賴。
「阿,我現在過來。」那頭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所以說你是笨蛋嗎?」
掛了電話,及川乾脆坐在門前開著手電筒等著岩泉,深夜安靜的空間讓人昏昏欲睡,及川的頭也一點一點的,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昏暗的樓道上出現了另一道光。
「小岩⋯⋯」及川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站起來,看著來人無辜地眨了眨眼睛,看著岩泉從口袋裡拿出備份的鑰匙利索地打開了門。
「如果我沒有備份鑰匙你就要在這裡睡上一晚上了笨蛋川。」岩泉一邊伸手按開及川家客廳的燈一邊說著。
「所以及川先生我才超有先見之明地給了小岩備份鑰匙啊~再說了真沒有我也可以去小岩那裡睡一晚上嘛——」及川不在意地擺擺手說著。
「都這麼晚了,小岩就留在我這邊誰一晚上吧?」及川抬頭看了看鐘說著。
「嗯,我睡床你睡地板。」岩泉點了點頭贊同地說著。
「欸欸為什麼啦——」被刻意拖長的不滿聲音。
「作為被你深夜吵醒害得冒著這麼冷的天氣跑過來給你開門的報酬。」
「不要啦——一起睡床上也可以嘛~睡地板會冷死的!會感冒的!小岩你捨得嗎⋯!」
「誰要管你啊笨蛋川!笨蛋不是不會感冒的嗎?」


ver2.同居但是小岩在外地 o(´^`)o
深夜,大街上只剩下冷冷清清的幾盞路燈還在盡忠職守地照亮著行人前進的路,要隔好幾個路口才能看見一兩個邁著急匆匆的步伐趕回家的人,一派冷清的景象。
一輛公車在車站停下,復又駛走。
剛剛下車的及川瑟縮著拉緊了大衣和脖子上的圍巾,剛剛因為聽著耳機裡面播放著的輕柔的歌而產生的幾分睡意也消散得一乾二淨。
看著昏暗的路面,及川打開了手機的電筒照亮著前路,急匆匆地往回公寓的方向走著。
爬上張著些許青苔的老舊樓梯,及川來到公寓門前,伸手想要在衣袋你裏面掏出鑰匙,卻摸了個空。
剛剛從衣袋裡抽出來的手在空中轉了個方向伸向背著的單肩包,但是翻找了好一會,及川幾乎都要把單肩包裡面的東西全部掏出來了,卻都沒能成功找到那把小小的鑰匙。
猶豫了半嚮,及川還是用手機撥通了某個號碼。
明明是在這樣的深夜,電話卻只是響了幾下便被接了起來。
「怎麼了?」那頭傳來的是岩泉的聲音,大概是因為剛剛被吵醒,聲音還帶著幾分沙啞。
「小岩⋯怎麼辦及川先生我好像忘記帶鑰匙出門了⋯⋯」聲音裡面似乎還帶著幾分微不可察的委屈和依賴。
為什麼這個時候小岩剛好不在啦⋯⋯
「笨蛋。」岩泉嘆了一口氣「你伸手摸一下門楣上面,我走之前往那放了條備份鑰匙。」
及川依言,一伸手就摸到了鑰匙,一邊開門一邊不忘說著「小岩超棒——!事先居然還想到這個!果然最愛小岩啦~」
「明明是你自己老是丟三落四吧。」岩泉吐糟著「很晚了,快點去睡吧。」
「嗯嗯~及川先生今天也好想小岩,所以小岩要快點回來噢——」
「嗯。」
「那麼小岩也早點休息啦,晚安,愛你喔~」及川最後的尾音突然蕩漾起來,嚇了岩泉一跳。
「這種事情就不要用這種語氣說出來啊笨蛋川!我去睡了!」


寫完再看就會覺得「天哪我到底在寫什麼⋯」
不過無論哪一個ver小岩男友力都超高對比起來及川什麼都不是(夠) (*꒦ິ⌓꒦ີ) 及川走開小岩求嫁x

【HQ‖岩及】在最擅長表達的年歲與你相逢

#520賀文 岩及向,ooc預警
#時間禁錮:陷入時間禁錮,必須在這一天完成一件指定的事情時間才會繼續流動,不然會被永遠禁錮在這一天
#失語症:暗戀一個人至深時在面對暗戀對象會短暫失語無法說話,如果不能在不開口的情況下告訴對方自己的心意並得到對方的愛則會慢慢喪失關於對方的記憶,或者死亡。
如果以上都沒有問題可以向下拉⬇️


5月20日。
又是這一天,一模一樣的晴空,一模一樣的早餐,一模一樣的約會。
到底經歷了這一天多少次了呢?岩泉開始漸漸數不過來。
想要探究出真相,想要試圖改變些什麼,但是事情的軌跡依然沒有變化。又或者說,無聊有了怎麼樣的變故,第二天一模一樣的事情還是會再重演一次。曾經岩泉也試過把這一天的事情更改得面目全非,但也依然迎來了另一個五月二十日。到現在,一開始在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已經完全不記得了呢。
這到底是第幾個5月20日了呢?第七個?還是第十個?是不是會一直就這樣留在這裡了呢?
岩泉一邊把午餐往嘴裡送一邊想著,但是這種事情顯然無論再怎麼想也是不會得到答案的。
抬頭看看坐在對面的及川和他面前一動沒動的作業本,岩泉木著臉敲了敲桌子
「趕緊寫啊垃圾川。」

及川張開嘴,卻發不出一點聲音,就彷彿喉嚨被堵住一樣,越是試圖逃離這種束縛,被控制的感覺就越是強烈,就像是喉嚨被捏著一般,不但無法說話,甚至連呼吸都有困難,久而久之,及川也習慣適應了這種突如其來的失語。
緩了好幾十秒,直到難受的感覺消失得一乾二淨,及川才硬著頭皮在岩泉疑惑的目光裡隨意扯著理由解釋著,並且生硬地轉移著話題。
「剛剛在發呆沒有反應過來啦~稍微休息一下會怎麼樣啦——」
雖然知道無論說什麼對方都會有所懷疑,但是及川實在沒有辦法告訴對方,哪怕是他想說出口也沒有辦法。
「這個顏色是怎麼樣啦,我現在做還不行嗎?小岩超斯巴達啦,比小飛雄還要獨裁——咳咳⋯」
話音到了一半猛然生硬地停止。
在岩泉擔心地詢問著沒事吧的聲音之中,及川只能一邊死命地咳嗽著一邊朝岩泉擺手示意自己沒事,只是那個彷彿要把內臟都咳出來的架勢一點都不像沒有事的樣子。
最近,這種症狀已經越發強烈頻繁,這種症狀到底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呢?及川不知道。他也在網上搜索過所謂的資料,雖然不知道是否屬實,但是若是他真的會滿滿喪失關於岩泉的記憶,那他寧願選擇死亡。
不,也許說,沒有了關於岩泉的所有記憶,及川大概就跟死了沒什麼分別,從小到大,及川的生活裡面到處都有著岩泉的身影,他們彼此互相影響,因此才會有今天的他們。
要不要告訴岩泉,又或者怎麼告訴,這些,全部都是問題。
無解的問題。
「嗨嗨~這就做啦,在這之前我先去拿點飲料,小岩要喝什麼嗎?」

看著離開房間的及川,岩泉嘆了一口氣,揉了揉太陽穴。
他自然也看出來了及川的不對勁,也不是沒有試過旁敲側擊過,但是及川卻是意外地守口如瓶,而且即使看起來心情稍微好一點了,第二天他所面對的也不過是一模一樣心事重重的及川。
這種鬼日子到底什麼時候才到頭?岩泉心煩氣躁地揉了揉頭髮,視線卻集中在及川隨意的放在床頭櫃上的日記本。
從小及川就有寫日記的習慣,但岩泉卻是從來沒有看過,一是因為及川的不允許,二是因為岩泉也沒有偷看別人私隱的興趣。
但是現在,岩泉卻有了看一看的衝動,即使這一天還要無限次重複下去,岩泉卻也不希望看見每一天都愁眉苦臉的及川。
即使還要重複無限次,他也不介意無限次開解及川呀。
因為啊⋯⋯
喜歡他呀。

及川回到房間的時候,岩泉並沒有坐在原來的位置上,而是站在他的床邊,手上拿著的是他的日記本。
及川心裡一咯噔,沒有時間來得及考究為什麼岩泉會突然偷看他的日記便下意識地快步奪走了岩泉手裏的本子,心裏暗自祈禱岩泉沒有來得及看見裡面的內容。
岩泉轉回頭來,看著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嚴肅。
沒有任何言語上的交流,幾乎是在剛剛對視的那個瞬間,及川就知道岩泉看見了。
都看見了呀。
想要說點什麼,卻又無法言語,喉頭火辣辣地疼著,又開始咳嗽起來。
這樣的自己,連自己都厭惡呀。
然後,下一個瞬間,及川睜大眼睛看著伏下腰的岩泉。
明明是一副惡狠狠的模樣,但是吻落在唇上的時候卻是無比的輕柔,笨掘地輾轉廝磨,卻帶著一股安慰的意味,彷彿在在親吻著最最珍視的物品。
「笨蛋川。」
「小、小岩⋯?」
「還不懂嗎?」岩泉看著及川茫然茫然的模樣失笑「我也喜歡你呀。」喜歡⋯⋯
及川的腦海中迴盪著著幾個字,喉頭瞬間一鬆,那些一直憋著的話終於可以肆無忌憚地說出來。
「最喜歡小岩了——」


那些時間一次又一次地重複著的日子和光陰,現在終於有了存在的理由。

那些在腦海裏一邊又一遍地重複著的話語,現在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告訴你了。

——我無比慶幸,能在最擅長表達自己的年歲裡,與你相逢。

—————
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總算是趕上了520,將就看看吧ww

【HQ‖及岩】十二萬九千六百年以後

#古代日本背景
#及川妖怪、岩泉少主設定
#ooc會有,慎入

沒問題就可以往下拉啦↓↓↓


偌大的院落里,岩泉家未來的少主正一個人孤零零地蹲在角落,用隨意撿回來的樹枝在地上畫著些什麼。他的衣襬和臉頰都沾染上了些許的泥土,若是被他的父親發現,定然少不了一番斥責,岩泉也深深明白著這一點,但是作為一個孩子,愛玩的天性始終還是戰勝了對於父親怒火的恐懼。
比起自己在泥土上塗鴉,岩泉當然更渴望和同年的孩子一起玩耍,但是他的身份註定他不可能擁有一個美好的童年,比較岩泉家的家主,不是隨隨便便誰都能當的,每一個繼承人都必須自幼接受最苛刻嚴厲的教育。
就連現在容許他稍微休息一下的這段空閒時間,都是心疼孩子的母親為他求回來的,條件是岩泉的學習必須做到最好,不能因為休息而有任何的耽誤。
良久,岩泉撇了撇嘴把手上的樹枝扔到一邊,對一個孩子來說,用樹枝在地上塗塗畫畫並不是什麼特別有趣的事情,一次兩次也許還能樂在其中,每天都做就顯得無趣極了。
岩泉站起來,仔細地用手帕把衣襬上的泥土擦掉,卻猛地看見眼前一個模糊的白色身影漸漸顯露出來,變得越發清晰。
眼前的身影高高瘦瘦,岩泉必須抬起頭來才能清晰地看見他的樣貌——一頭棕色的頭髮,較常人蒼白的臉色和精緻卻不顯陰柔的五官。
對終年只能看見父母和一群僕人的岩泉來說,面前突然出現一個人與其說是害怕,還不如說是興奮居多。
岩泉伸出胖乎乎的手拉住了眼前人綠松色的衣襬,興奮至於還不忘壓低聲音問著“嘿!你是誰?是傳說中的妖怪嗎?我剛剛看見你是憑空冒出來的!”
突然被抓住衣襬的及川有些懵地低下頭,這才發現自己露出了身影,正想看看眼前的孩子有沒有想以往的許多孩子一樣被嚇地哭喊著走爹娘,卻聽見了對方難掩激動的發問。
有些苦笑不得地看了看岩泉,及川蹲下来伸出手擦乾對方的小臉,微微一笑對對方眨了眨眼睛“嗯…我是及川徹,至於我是什麼東西嘛~大概就是你們人類口中的妖怪吧~”
聞言,岩泉顯然更興奮了,眼睛仿佛能放出光來"我是岩泉一!你的朋友也是妖怪嗎?你們是不是都會法術?"
小鬼還挺有禮貌的嘛,及川一邊這麼想著一邊隨口回答“法術我倒是會啦,但是很抱歉,我並沒有什麼朋友哦——”
“欸…”岩泉低呼了一聲,卻是馬上重新提起勁來“那麼我來做你的朋友吧?好不好?”
及川微微一愣,隨後笑了起來,輕輕點了點頭“好,那麼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岩泉君。”
於是,那一天,一直孤零零一人的岩泉家少主,和一隻隻身在人家流蕩無數年的妖怪,第一次有了所謂的夥伴。


時光轉瞬即逝,當年的小孩慢慢長成了一個可靠的少年,而及川卻是一直保留著當初的相貌。
“小岩——今天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嘛~”及川毫無形象可言地把整個身子掛到岩泉身上,絲毫不見當初見面時身為妖怪身上那種神秘的感覺,反而更像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
“今天稍微有點事耽誤了而已。”岩泉無奈地看著掛在自己身上耍賴的某個人,語氣中帶著縱容“你這是打算在我身上賴到什麼時候啊笨蛋川。”
“一輩子唄~反正小岩養得起嘛~”及川無所謂地做了個鬼臉“還有我才不是笨蛋啊!”
眼尖地看見一旁正在偷看著岩泉的侍女,及川把頭埋到岩泉耳邊,雖然普通人根本看不見他也不可能聽見他說話的聲音,及川還是故意壓低音量小小聲地告訴岩泉他的發現。
“嘖”岩泉皺了皺眉,轉身朝另外一個方向走去,動作卻下意識地慢了點讓掛在他身上的某個人不至於掉下來。
自然發現了這一點的及川的嘴角偷偷地勾起一個弧度。


妖怪的容貌本該是千萬年不變的,但隨著岩泉慢慢地長大變老及川的容貌卻依然年輕的這一點多少讓岩泉意識到即使兩人再怎麼親密,中間也終究有著無可挽回的差距。
雖然他沒有說出來,但是以及川的心思細密和對岩泉的在意程度要發現這一點並不是什麼難事,因此在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及川會習慣性地調整自己的容貌,看上去就仿佛他也在像人類一樣成長。
兩人之間的關係誰也沒有刻意去確認,卻是自然而然地維持著這麼一個比朋友要親密上許多的狀態,兩個人心裡大概都是知道自己異樣的感情的,然而卻沒有去點破,也許是因為害怕,又也許是明白妖怪和人類自己始終有著不一樣的差距。
無論如何,直到岩泉徐徐老去,兩人也一直保持著同樣的關係,而岩泉也不顧家族的壓力,終其一生沒有娶妻。

盛開櫻花樹下,長長的迴廊出,兩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坐在一起,曬著暖暖的太陽,看著緩緩飄落的滿樹櫻花。
雖然面容早已老去,但是還是能依稀看見當初兩個人俊美的臉容,輕輕歎了一口氣,岩泉開口說著“變回去吧,及川。”
眼前的老人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一個深深凝視著岩泉的年輕人,一身綠松色的和服,一頭高高挽起用白玉髮簪固定著的棕髮,一如初見。
岩泉的嘴角微微勾起,氣息也越發微弱,“我說及川,我們下輩子還能遇見嗎?”
“一定可以的。”熟悉的嗓音,肯定的語句。
“是嘛”岩泉緩緩地呼出一口氣“再見了,垃圾川,其實很高興可以遇見你……”
看著老人緩緩嚥下最後一口氣,及川抬頭看著漫天櫻花良久,揉了揉有些乾澀的眼睛,然後轉身翩然離去,沒有再看那個人。
因為終究會再見的。

十二萬九千六百年後,同樣的季節,同意的庭院,同樣的人。
“嘿!你是誰?是傳說中的妖怪嗎?我剛剛看見你是憑空冒出來的!”
“嗯…我是及川徹,至於我是什麼東西嘛~大概就是你們人類口中的妖怪吧~”

——根據北宋哲學家邵雍的計算,世界上的所有事物,將在十二萬九千六百年後,完全重現。
——也就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年後,在同一個地方,我還會遇見你。



————————
媽呀終於寫完了,寫到後面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QAQ其實一開始想寫的只是最後這個梗而已為什麼最後會寫了這麼多呀

及岩及同人文推薦

碼住!!

嘿:

你們真的有在看我的推薦文嗎???如果沒有我之後貼連結打個大概就好,因為我發現想心得也好累喔(欸


在LOFTER翻了好久都沒找到中文圈的相關推薦文,只好自己動手了,順便藉此存文,也希望能給大家一些方向。主要是以較沒熱度,自己卻覺得十分優秀的作品為目標。
因為是按照LOFTER新→舊的排版這樣看下來的,因此比較早期的文章我還未欣賞到,也許導致錯過了什麼好文也說不定,歡迎大家也將自認的優質及岩及文留言推薦給我,我會很感激的!
數量不多,日後可能會慢慢增加。


感言部分因為不想劇透,所以可能寫得有點凌亂,請作者大人們多包涵(´;ω;`)


-----------


※短篇


【及岩】謊言成真的那一天  BY@Yayaku 


未接觸排球的大學生及岩。
一場意外的告白,讓及岩兩人陷入了未曾有過的尷尬,而及川在這時去往比利時當交換學生,留下被告白而迷茫不已的岩泉。
文中的及川不若平時大家筆下所寫的:熱烈的追求、瘋狂的占有。而是一點一點,將自己的心情透過色彩斑斕的照片,傳遞給遠在家鄉的青梅竹馬。
作者把景緻方面描寫得相當美好。幽靜的河岸、富滿藝術氣息的街城、古老而肅穆的教堂……隨著文字的描述,歐式的建築和景色便會在讀者腦海中浮現,讓你彷彿置身其中,又像是跟著岩泉一同細細觀賞。
同時,也會使你不禁去想像踏足在此地的及川是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是濃厚的愛慕?強烈的期盼?抑是平淡如水的喜悅?按下快門的瞬間,及川臉上又是掛著什麼樣的表情呢?
不曉得大家有沒有過這樣的經歷,每當外出遊玩時,若是看到一種新奇的事物、品嘗到一份美味的佳餚,或是體驗到未曾有過的境遇,每到這種時候,你會突然很想將當下的感受及心情分享另一人。這個人不一定是家人,也並非摯友或戀人,儘管如此,腦海裡最先顯現出的就是他。
或許你們沒有特別親暱,也未必那麼了解彼此,但你就是覺得他會喜歡,也能夠能理解你的心緒並享受其中的感動。
甚至,還會忍不住想,要是他在自己身旁就好了。和你一起豪爽的大笑、暢快的哭泣、放肆的尖叫,而後在彼此身旁無畏無懼的前進。
我想對於及岩來說,對方就是這樣的一種存在。
「想要和你一齊分享生命的所有」這樣的情感充斥了整篇作品,經由作者細膩的筆觸緩慢沁入胸腔,再用最溫暖而純粹的愛戀文火慢熬,烹調成一幅動人的未來藍圖。
假使一句喜歡代表著一份真心,那麼及川給岩泉的愛大概連宇宙都不足以容納吧。
看完只覺得這及川好棒男友力超高小岩怎麼可以不跟他在一起QQQQQ


阿吽粮食 对那人的呼唤 无授权翻译 短篇完结 譯者:挖坑不填


首先感謝翻譯!因為是翻譯我就不@了,以免打擾到。
由岩泉替及川接電話所引發的關於稱呼方面的故事,非常竹馬、非常阿吽。
果然就是阿吽(到底???


【及岩·未授权翻译】及川老师二三事 譯者:sasadori


感謝翻譯!
這篇很短,很平淡,沒什麼突出的劇情,但就為了那唯一一個特別之處我要推薦。
一開始看這篇時,我以為作者是要寫一個學生的單戀故事,也以為是要寫由旁人來講述及川老師多麼專一又愛妻之類的。
但是看到後面我才發覺,作者並不是想寫什麼高潮迭起的虐戀、也不是想寫什麼轟轟烈烈的熱戀,他只是單純的,想寫及岩很幸福而已。
不論過去、現在、未來都會很幸福。
好的,非常好!!!


 (及岩) BY @今日岩ちゃんの身長は伸びたのか? 


如果總是對你說喜歡的人突然說了討厭你,你會作何感想?
──講述的就是這樣一個故事。
此文的及川很溫柔,把岩泉擺在第一位守護,哪怕是玩笑也不願出言傷害少年,雖然最後還是因為岩泉的逼迫而開口了,卻也在事後好好的、安慰似的向少年表明了自己的真心,化解了岩泉心中所有陰霾。
啊但是城府還是一如既往的深。


【HQ!!/及岩及】野生兒童長大後還是野生笨蛋 BY銀星夜空


我標記不到作者為什麼QQQQQ
作者為我們打破了迷思,到底為何會認為及川不是野孩子呢?大概是因為他的容貌就是一副「室內派」的感覺吧。
不過讀完這篇作品之後認真一想,能哭著和岩泉飛天遁地上山下海的及川才更強吧?心裡素質超高的!!
很舒壓、很歡樂的一篇,看多了帥氣的及川偶爾換個口味也很好。


*********************************************


※長篇


【及岩】報告,他們在談戀愛 (第一章連結)  BY@穹靈 


岩泉很帥!非常帥!超級帥!突破天際的帥!
非原作向,機長及川和國際刑警岩泉的愛恨情仇(沒有
故事開頭是及川先生在一個晴空萬里,不管是心情還是天氣都十分美好的某天被劫機了,被剛好搭乘這班飛機的岩泉與其夥伴救出,讓及川先生得以在槍口下逃過一劫。
我要再說一次:這裡的警察們很帥!花式帥氣!
原以為事件就此結束的岩泉,一回到許久未歸的住處後才發現,這個帥機長竟是自己的鄰居!!!????
於是開始了帥機長演變為痴漢的故事(馬的。


過去大家都是以青梅竹馬阿吽來描寫兩人,所以在一起成了理所當然,所以並肩而行成了必定結果,誰都不會懷疑這點,認為他們分開才是荒謬之舉。可是此篇的及岩除去了排球的連結、竹馬的相識,以非常態的初遇發展成最為平凡的關係,就彷如是你我都有可能會碰上的經歷(啊可是我不想要被劫機),但是你會對偶遇的陌生人有所上心嗎?可能會;也可能不會。也許我們會成為彼此的歸向,也可能從此分道揚鑣。正因如此,所有偶然都是一份得來不易的奇蹟,缺失了任何一個環節都能讓人與人錯過彼此。
幸好及川機智地抓住了所有機會,將這段不確定的緣份持續延長,並與岩泉發揮了如同阿吽默契的頻繁巧遇,讓兩人的關係由淺入深地慢慢加溫。
我很喜歡及岩初識的互動,不是原作裡的打鬧親暱,而是彬彬有禮的客氣交流。他們藉由生澀的互動慢慢發覺對方的喜好及性格,接著再一點一滴的試探,確認雙方究竟可以容忍自己多少,而自己又在對方心裡佔了多少份量。
就好比岩泉發現帥機長很冒失,還喜歡吃牛奶麵包;或是及川改變對岩泉的稱呼,警察大人從一開始的抵觸到後來的縱容。
這些都顯示出他們正在緩緩了解對方,也正逐漸接納彼此。
我好像能懂及川的吊橋效應。畢竟對方可是將自己從生死徘徊邊緣給救出的英雄,若是沒有他,自己是否就此與世界隔絕了?光是想像就令人害怕,那是傾盡一生好意也無法回報的恩情。
即使結局稍嫌匆促,但作者將情感的部分描寫得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不遜色於原作下的竹馬阿吽,且由陌生人構築而起的及岩相當罕見,看了十分有新鮮感。


【及岩·无授权翻译】无处可藏 譯者:sasadori


這篇我有點忘了........感言待補。

【HQ‖及岩及】生若蜉蝣

#FHQ設定
#寫手精分試煉:虐文,以「他們擁抱接吻」結尾。
#雖然說是及岩及但是感覺有點偏向岩及,不吃岩及的太太們慎點


在蜉蝣整整一年的生命里,它成年的狀態只有一天,然後等待它的,是生命的盡頭。
就像我,在無盡的輪迴里一直等待,只為遇見你。

幽暗的房間里,及川一人坐在裝飾著華麗寶石的皇座之上,保持著一個姿勢一動不動,彷如一尊雕塑。
良久,及川長長的睫毛輕輕眨動,緩慢地抬起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繁瑣的衣服,等他動作完畢,房間外面的走廊就傳來了陣陣微弱的腳步聲。
終於來到了呢,這一天。
在經歷了無數個時空以後,最終還是回到了這裡,那個最初的地方,這也意味著終結也要來臨了吧。
“好久不見了呢……小岩。”及川輕輕啟唇說著,隨著話音剛落,厚重的大門被緩緩打開。
走進來的是拿著劍的勇者和他的弓箭手夥伴,但是及川的視線卻始終定格在兩人身後,穿著一身銀白鎧甲的騎士身上。
這輩子的小岩也是和以往一樣呢。
及川這樣想著,一遍又一遍地在腦海中臨摹著岩泉的容貌,努力地想要把那無比熟悉的樣貌刻印進腦海裡。
只要這樣,才會就算離開了,也繼續記得啊。
看著下方的勇者一路舉著劍衝過來,及川無所謂地任由對方的劍刺入自己的身體,卻是依然一動不動地看著站在遠處的岩泉。
“這一次不是小岩嗎…?不過,也無所謂了。”看著鮮血流出自己的身體,及川呢喃著,聲音微不可見。
已經這麼久了,兜兜轉轉了這麼多個時空,能夠一次一次地和他相遇,也該滿足了吧。
也許是不小心碰倒了火把,四周不知何時燃起了熊熊火焰,透過層層烈火看了看那個人模糊的身影,及川無力地閉上眼睛。
許多畫面一一在腦中浮現。
轉眼間,已經經歷了那麼多的世界,即使每一輩子都註定要被自己最愛的人所殺,自己也是慶幸居多的吧。
及川深深地慶幸著自己可以遇見岩泉一。
在遇見岩泉之前,及川就像是在無邊無際的黑暗裡,不知道漫長的生命有何意義,時間對他來說彷如無物,一個世紀似乎也不過是轉瞬即逝。
直到遇見那個人。
就像是飛蛾撲火,即使早就知道註定會粉身碎骨,卻依然想要獲得那麼一點點的溫暖。
即使代價是死亡,也依然在所不惜。
於是及川一次又一次地轉世,一次又一次地被岩泉所殺。
即使是在現在,那些回憶也依然歷歷在目,只是經歷得太多,不免讓人有點疑惑到底什麼才是真實。
真實的及川徹和岩泉一,到底是存在在那些彷如夢境的世界裡,還是現在這個時空。
周莊夢蝶,蝶夢周莊。
及川的身體慢慢失去溫度,即使四周是熊熊燃燒這的烈火,他還是覺得冷。
那是從內心深處發出的冷。
然後突然,身體感受到了一股溫度。並不灼熱,而是暖暖的,讓人想要靠近。
像是小岩的溫度。
及川努力地張開眼睛,卻是看見了那個本該早就離開的人,此刻正在自己的面前。
美好的像是夢境。
及川張了張嘴,想要詢問些什麼,卻虛弱得發不出聲音。
如果他不是魔王,被一劍刺中心臟,早就該死掉了吧。
岩泉伸手擦了擦眼角泌出的眼淚,扯出那個及川無比熟悉的笑容,把及川抱的更緊了一些。
像是看出了及川的疑惑,岩泉摸了摸及川的臉,把頭埋在他的頸窩輕輕磨蹭著,如同無數個世界他所做過的那樣。
“也許我註定要殺死你是上天決定的宿命,但是在那之後,我要怎麼做由我自己來決定。”
岩泉帶著哭腔的嘶啞聲音在及川耳邊響起。
岩泉把及川顫抖著伸起的手抓住放到臉上,聲音輕柔得像是哄著一個鬧彆扭的孩子“沒事…我在這裡,就在這裡。”
看著奄奄一息的及川,岩泉眼裡終究是泛起了淚水。
“沒事,我很快就會來陪你的。”岩泉的聲音帶著幾分顫抖,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及川,還是在安慰他自己。
從懷裡掏出早就準備好的毒藥,岩泉抬起頭,在及川愕然的目光中毫不猶豫地一飲而盡。
岩泉伸出手,把及川挪動了一下,讓他以更舒適的方式躺在自己懷裡。
“生同衾,死同穴。”
岩泉低下頭,用最輕柔的動作親吻著已經了無氣息的及川。
在熊熊烈火之中,他們擁抱親吻。

——————
簡單來說這個梗就是,身為魔王的及川註定要在一次又一次的轉世之中被岩泉所殺,因為及川是魔王所以有每一輩子的記憶,岩泉是凡人本該是沒有記憶的,但是在最後一輩子卻把一切都想了起來這樣。
所以其實是一個很老的梗……
不知道最近為什麼特別想看阿吽的虐文,尤其是及川死的…(及川相信我我真的是你的粉qwq)看的特別高興就自己試著寫了一篇……

【HQ‖岩及 小時光】

溫暖的燈光撒落在桌子上,桌子上面放滿了已經被吃得七七八八的菜,坐在桌子邊上的一大群人則是興高采烈地討論著接下來要到哪裡繼續。
一直放在一旁的手機屏幕突然亮了起來,及川熟練地把它拿起來解鎖,滑動幾下查看剛剛收到的信息。
及川的手指飛快地輸入著現在所在的地址,末了還不忘一如以往地在後面加個顏文字才點擊發送。
“嘿,及川你要一起去唱K嗎?”一個男同事正在統計著人數,隨口問著。
“不了”及川揚了揚手機“我接下來還有約呢。”
“女朋友?”對方點了點頭順口地調侃著,及川但笑不語,惹得幾個女同事發出失落的低呼。
及川低下頭,看了看震動的手機,微微笑了起來。
不是女朋友呢…是男朋友。
和一大群人一起走出餐廳,朝比較熟悉的幾個朋友道別了以後及川朝著人群相反的方向走,才走了沒幾步就看見了站在前方的那個人。
快步走向對方,及川整個人跟沒骨頭似的掛在岩泉身上,嘴裡喃喃唸著對方的名字“小岩…及川先生超想你的——”
岩泉皺了皺眉,低下頭打量了一下及川的樣子,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的人的黑眼圈沒好氣地說著“我就出差了幾天,你就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了?而且還喝酒了?”
及川似乎完全不在意對方話語裡的怒意地蹭了蹭岩泉的肩頭“之前加了好幾天班…今天終於把那個項目完成了大家就一起出來吃頓飯嘛,我也沒喝多少。”及川搖了搖頭,試圖揮走那冒上來的些微醉意。
岩泉依然皺著眉,看著及川的樣子無奈地歎了口氣,拿著對方走了起來,口中卻是碎碎唸著對方“我就不會好好照顧一下自己嘛,如果我再晚幾天才回來的話你是不是得把自己給折騰病?我才剛到家洗了個澡,連行李都還沒有來得及收拾就出來了,你這傢伙就不能讓我省點心?”
“嘿嘿”及川姍姍笑著“雖然知道小岩最愛我啦,但是你這個語氣好像老媽子哦——而且沒有小岩給我抱著,及川先生我完全睡不好的說~”
“閉嘴垃圾川!誰最愛你啊!而且你是小孩子嗎還得抱著東西睡覺啊?!”
“小岩最愛我了啊。”及川笑瞇瞇地說著。
“……”
“噢噢小岩不反駁了,就是我贏啦!我就說小岩最愛我啦——其實哦,我也最愛小岩啦~”
“我知道。”岩泉別過臉說著。
“嘿嘿嘿”看著及川又開始傻乎乎地笑著,岩泉放棄了和眼前這個處於半醉半醒狀態的人溝通。

一回到家,岩泉幾乎是馬上把及川塞進浴室,然後往裡面扔了條毛巾和替換的衣服“一身酒味的難聞死了!”
“是的是的~”
及川乖乖地關上浴室門,不一會兒裡面就穿來了淅淅瀝瀝的水聲。岩泉則是轉身收拾著隨意地放在客廳裡面的行李,還有因為自己幾天不在而被及川弄得亂七八糟的客廳。
再這樣下去自己就真的成老媽子了…
岩泉歎了口氣看著被收拾得整整齊齊的及川,看了看依然關著的浴室門,轉身走向沙發打開電筆處理著文件。
及川剛從浴室裡面出來時看見的便是這樣的一幕:溫暖的燈光灑落在被收拾得整整齊齊卻不顯冷清的客廳中,而自己心心念念的那個人則是背對著自己坐在一眼就可以看見的沙發上,處處透著一股溫馨,和只有自己在家的那幾天完全不一樣。
只要當他們兩個都在一起的時候,這裡才是家。
及川輕手輕腳地走到岩泉身後,環住他的身體把頭湊到他的旁邊探看著電筆上的畫面。
感受到了身後的溫暖,岩泉皺了皺眉轉頭看向及川濕漉漉的頭髮“怎麼不吹頭髮?”
“小岩幫我吹嘛~”及川毫無壓力地撒著嬌,岩泉唯有一邊無奈地抱怨著“你還是小孩子嗎”一邊走到臥室從抽屜裡面拿出吹風機接駁上電源。
“把頭伸過來。”打開了電風吹的開關,岩泉坐下來沒好氣地說著,及川則是熟門熟路地在岩泉懷裡尋了個舒適的位置坐在,把臉埋在他的頸窩里。
岩泉的手指輕柔地在及川的頭上撥弄著,不是皺起眉頭抓起一兩撮不聽話的頭髮吹著。
“好了。”岩泉關上吹風機說著,但是懷裡的人卻良久都沒有絲毫的反應,岩泉狐疑地低下頭查看著,卻哭笑不得地發現及川已經睡著了。
看著對方眼底下的烏青,岩泉輕輕地摸了摸及川的眉頭,認命地把人抱回房間,自己也在更換睡衣以後跟著躺了上去。
——天知道沒有及川在身邊,他自己也好幾晚沒睡好了。